時過境不遷,終會改變只是快慢而已

回想當初服役在基隆憲兵隊的時候,總有一些事情難以忘懷,直到現在也是。曾有古語如是說:蝸牛角上爭何事,石火光中寄此身;然而在稍縱即逝的生命裡,也還有一些更短暫的經驗會發生,直到喪失意識為止。 &nbs ...

不挑戰人性、不考驗感情-先辨別是非,再選擇善惡

律師這個職業往往可以見到人性的底線與感情的脆弱,大多數人在面臨這種殘酷的現象時往往會產生巨大的認知衝突,畢竟沒有一個教育是告訴我們不往良善的目標邁進,只是本人至今的認知是必須先有判斷是非的能力,才有選 ...

淺談信賴關係-以自身承辦的案件為例

前些日子與朋友閒聊,牽引出我在撰寫碩士論文時的記憶,我還記得當時的口試委員提出的一些問題,當時我無法肯定的回答,而如今我想假設能保有現在的經驗回到當時,我應該可以有一個更具體與明確的回應。 律師與委 ...

自我、無我、忘我

還記得在研究所念書準備國家考試的時候,曾有老師說過考試寫考卷的時候要盡量的無我,以前不明究理的照做(其實就是所謂的諸說並陳,最後選擇其一作結),事後也驗證的這確實是有效的方式,只是在職業的過程中,對於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