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午節有感

圖片來源:GOOGLE圖片(標示為允許再利用且可修改)

每逢佳節倍思親,所幸今年的端午假期稍微長一些,可以有閒暇思念一下不在周遭的親朋好友,並默默的祝福大家,平安順心。位於雲林縣水林鄉大溝村的外公婆家,是我小時候長年成長與玩耍的所在,不過除了從媽媽、阿姨們的口述與保留的照片中,我存有的記憶已經相當模糊,但是有一段期間的印象,是我這一輩子無法抹滅而且我也將延續著這樣的情愫,持續堅定的向前。

大約是在我退伍(2007年1月18日)到進研究所的這一段期間,因為遊手好閒、無所事事,加上不知道未來應如何自處,所以我常常一人回去探望外公婆(他們那時還算能自我照料生活,況且也有聘請人照顧),有時一住就是快一個月,除了充分享受不受打擾的鄉村生活外,也想好好思索自己的人生方向,也因為有較長的時間跟上上代(跟父母的話常常就是會意見不合)的親人相處,我也比較能夠體會身為長輩的關懷與期盼。

其實正常的情況下,人無非希望自己的子孫可以平安、快樂,當然也一定會鼓勵晚輩要能成家立業,最好要能夠光耀門楣;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在幫忙他們推拿、按摩完後(那時我也清楚,我的舉動只能讓他們比較舒服,頂多好入睡,實際上已經無法挽回他們的健康或生命),他們總會再次耳提面命的希望我繼續好好念書跟通過考試,不過可能是他們了解到時日無多,很多體悟與感觸也在這時候傾瀉而出,總之正常的父母一定希望自己的兒女可以獨立並讓他們放心,但是正常的父母卻很難真正放下對於兒女的關懷,然後生命就在這種矛盾中消逝;我也因此體認到要實踐真正的孝順,就是要能回應長輩的期盼,也要能讓他們可以真正寬心。

肩負著這樣的想法,我竭盡所能的面對當時的所有考試,幸運的是有考上輔仁大學的研究所(那時印象中也有考上嘉義地方法院的法官助理),我也永遠不會忘記當時他們即便相當高興,仍舊再三鼓勵我要考取司法官或律師;也許就是這種無視自己病痛(外婆那時有高血壓、糖尿病、哮喘...等等、外公則是年輕到老都一直有一種莫名的神經性疾病)的期許與勉勵,我暫時忽略了思考所謂自己的興趣、喜好,進而全心全力的想要在他們有生之年達到他們所希望的目標(當然人算不如天算才會有遺憾)

我一直覺得自己相當的幸運,畢竟沒有經歷太過殘酷的人生歷練(目前的職業總是可以不斷見證各種人生的悲劇),而且自己目前所掛心的人與掛心自己的人都能夠相互體諒與包容,然後共同面對不確定的未知,也許這種生活是平淡與平靜的,但是卻也相當滿足,我也始終期許自己能夠傳承與擴散這種謙和、包容以及感念的力量,讓自己周遭的人都能找尋到自己最想守護的情感與思念,圓滿自己的人生;每到這種節日,總是小有感觸,僅援引道德經一段作結: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。

e-max.it: your social media marketing partn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