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死我活,坦然催生寂然

圖片來源:GOOGLE圖片(標示為允許再利用)

在這個慎終追遠的日子裡,我回憶著與我同在的靈魂,訴說自己的體悟與情感,聆聽追思的回應與啟發,默默地享受這種無可取代的深沉寧靜;逐漸有一段不曾遺忘但是漸遠的友情,重新再當下的時空中,傾洩出滿溢的思念與感傷。

 

我的一位國中同學,聰明活潑、樂觀開朗又善解人意(他是男生),只是因為先天的因素,導致他的健康狀況一直不是很好,長年伴隨著各種治療與藥物;我與他的友誼持續至大學,直到他的生命邁向更高遠的地方。

 

我很讚嘆與敬佩他的勇氣與心境,在長年病痛的折磨下,仍然可以持續完成學業,熱衷遊戲,欣賞與喜歡異性,孝順與體諒家人,並與很多人交朋友,畢竟現在有太多身體健康的人無法正常的達到上述的事項。

 

畫面帶到我與一些同學,師長去弔唁他的場景,時過境遷的當下,每個人都充滿著追思與感念,只是淡化的不捨與悲傷,我那時隱約體悟到,一個人死亡的意義,在於重新活在別人的思緒中,而一個人存活的價值,在於延續逝去的深刻感觸。

 

雖然有點奇妙,但是我在當場感覺到我的左手有被人微微的牽引一下(我本身對這種事物不會感到恐懼),我也直覺的認為是好朋友重逢的打招呼,雖然不曾對人提及,但是我能確信我們的友誼超越了生死,直到我失去意識為止。

 

也因為他的那份善良與坦然,我可以更宏觀與冷靜的面對之後所遭遇的事物,只要回想到他曾經說過的:我要在活著的時候盡量開心,畢竟我沒辦法確定我能再活多久。一個英年早逝的生命能夠揮灑出如此坦然瀟灑的智慧話語,這不斷提醒還活著的我,一定要更開朗的面對所遭遇的事物,不論好壞、善惡或是非。

 

然後習慣之後,我總是可以在喧鬧中沉靜,在吵雜裡思索,有意識的生存下去本身就是一個無法解釋的奇蹟,持續觀察既有的現象已經是一種天大的恩賜,只是大多數人無法體悟而已;我總是會在回憶起這友誼的當下,悄悄的低語,希望與我共同前進的靈魂能夠感受到生命的美好,即使只能悄悄然。

e-max.it: your social media marketing partn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