薪事有誰知?加薪談判該怎麼談?

圖片來源:Stockunlimited

對許多上班族來說,該怎麼跟老闆談薪水,一直是個頭疼的問題。開低了,自己覺得鬱悶,開高了,對方問說:「你哪位?」也一樣尷尬。

 

其實,談薪水是有方法的,只要準備充份,不是沒辦法談。談薪水的第一個要件,是先盤點自己的實力:你憑什麼要那麼多錢?有人說:「我同學在另一家公司,同樣的工作都比我拿得高,所以我也要那麼高的薪水。」這種話是沒有用的。充其量只是做為參考座標,成不了談判籌碼。

 

談判籌碼是:「我能為公司作什麼?為什麼我值得公司付那麼高的薪水給我?」如果這個問題我們自己都答不出來,老闆為什麼要理我?

 

有的年輕人去找工作,面試之前也不把公司的組織架構(包括這個公司是采日系管理?美系管理?還是本土的管理?老闆是第一代還是第二代?)、經營理念、產品在產業鏈的定位、公司的企業文化等搞清楚,就貿然跑去面試,這樣在答題的時候必然不到位,也很難說服主管,你真的很想到這家公司工作。

 

面試的時候,老闆不會喜歡話很多或自作聰明的人。直屬的主管可能會心裡嘀咕:這樣的人我怎麼帶得動啊?可是話不多,真得問到你的時候,你又半天答不出來,這也不行。論語季氏篇說,言未及之而言,謂之躁;言及之而不言,謂之隱;未見顏色而言,謂之瞽。」就是給年輕人最好的忠告呀。

 

談薪水的時候,也不必把自己的目標定得太死。美國和臺灣都發生過類似的例子:一個年輕人去面談一個月薪三萬塊的工作。他想這個位子所需要的專長跟他未必相合,也不一定談得到這個位子,所以反而沒有壓力,天馬行空地跟老闆聊,沒想到老闆愈聊愈開心,老闆才發現,原來你可以幫我做這麼多事呀,結果另外開了個六萬月薪的位子給他,原先那個三萬的位子繼續找人。

 

談薪水的時候,還要搞清楚,我們要的到底是什麼。「事少、錢多、離家近」只是句玩笑話,年輕人真正要的,應該是成長的機會。中年人跳槽,要的應該是更大的舞臺。所以薪資應該是一個配套組合,包括基本工資、津貼、福利、訓練機會、發展前景、舞臺空間等等。這些細項是可以交換互補的。但是怎麼互補?每一個細項的底線是什麼?比如工資一項,我開口要 45k,心裡的底線是40k(可能我前一份工作就是 40k,或我必須40k 才能過活),結果老闆給我 41k,要不要?如果要,我想要換點什麼補償回來?出國培訓的機會?升遷或績效評估的時間?或更大的揮灑空間?


對年輕人來講,績效評估的方式,與升遷制度的規範,是非常重要的。我們不在乎一開始錢少一點,但我要知道公司有沒有培養我的計畫,以及由誰來評估考核我的表現,並由此看出我生涯規劃的前景。

 

以前我有一個男學生,政大研究所畢業,人長得非常帥,成績又好,找到一個電視臺新聞部的工作。他告訴新聞部主管,他對新聞播報工作有興趣,不知公司有沒有培養主播的訓練計畫。結果新聞部經理只敷衍他一下,卻拿不出具體的培養的計畫。所以他做了一年就離職了,因為在這裡工作看不到生涯規劃的前景。我很同情我那學生,因為對他而言,錢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東西,成長比錢更為重要。而我也對電視臺居然沒有人才養成的計畫,感到可惜。

 

談薪水其實也是談一樁買賣,夥計賣服務給老闆。為了讓買賣都不覺得吃虧,最好的方法就是用階梯式解題:我的表現(也就是 KPI或業績)到達什麼地步,薪水就漲到什麼地步。這種方法比較公平、也比較實在。

 

曾經有這麼個例子:金融海嘯時期,一家公司副總因公司不景氣離職,到另一家公司擔任高階主管。新公司的人資主管當時很高興的告訴我,說跟撿到寶一樣。因為那個副總過去月薪二十萬,現在只要求十二萬,真是物超所值。當時我也很替他高興。誰知後來他告訴我:「那個副總我不敢用。」

 

我問他為什麼。

 

他說:「他有二十萬的身價,卻只要求十二萬,怎麼可能在我這間小廟待得久呢?將來碰到更好的條件,一定會走的。那時還要再找人,不如現在就割愛,找個年輕一點,可以待得久一點的人。」

 

聽了,我為那位副總感到難過,中年失業,連降價求售都不可得,情何以堪?其實那個副總應該用階梯法去談待遇的。一開始開價低,符合降價求售的大環境,但是要求如果將來他的表現為公司帶來利潤,他的待遇也應該水漲船高。這個要求在新公司聽來,應當相當合理,也符合副總的身價地位,而且大家都不吃虧。只有沒有人感到吃虧的情況下,達成的協議才可長可久。或許這也值得所有正準備中年跳槽的朋友,談待遇時參考。

 

e-max.it: your social media marketing partner